执舟

恨意连绵,爱欲无穷

【霹雳/绮最】逆时计

·写在最前:ooc,一时游戏之作,后续再说

日晷之子没有心。没有心才能掌控时间,这是时间城不变的规矩。

时间城主也没有心。人间常用没有心来形容一个人没有感情,但时间城主并不像是不通人情的人,他喜欢品茗,据说是通过喝茶来体味人世间的诸多滋味。时间城主这么说,日晷之子却从来都不信。照这么说,人间的情感未免也太苦涩了,还不如无心的好。

时间城主摇头叹息:“先苦后甜,一生才能顺遂。”

日晷之子才不管城主又说了什么,他被叫来喝茶,对着茶桌上轻烟袅袅的苦茶干瞪眼,早就坐不住了。

“喝完这杯茶才能走。”城主兀自品茗着,头也不抬地说。

日晷之子没有动作,也没有表情,实际上心里头想法多

一不小心黑了很多人,并没有全联盟

叶修:家有一老,如有一挂。

王杰希:马猴烧酒思路多。

张新杰:我只是把别人抢boss的时间用来睡觉。

喻文州:要练神功,必先自宫。要想长久,必先残手。

肖时欣:苟利雷霆生死以,岂因福祸避趋之。

楼冠宁:做人如果没有梦想,和人民币玩家有什么区别?

张佳乐:爱炫的蓝孩子运气总是太差。

叶秋:先订下一个小目标,比如揪哥哥回家。

楚云袖:爱打不打,别打扰我追剧。

乔一帆:那年十八,微草训练,站着如喽啰。

魏琛:我轻轻的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,挥一挥衣袖,留下话唠手残没下限。

陶轩:你真的在逼我啊!我早该明白的!

黄少天:我不是针对你,我是说在座的各位话都太少。

冯宪君:叶秋还是...

诸君,我热爱魔幻现实(。

【原创】皇子的修养

不知道是all还是1v1还是无cp,总是先放上来当云存稿了。

1.
穿越之后,姜亦光一直在想,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?
穿越也就算了吧,他都不想说现在生活的这个朝代是是多么三无啊,无法考证具体年份,无视历史发展规律,无缝拼接历代典故,世界观都这么不科学了,能不能申请一个胎穿名额啊?他保证管好自己的手脚做个人畜无害的小公候小爵爷,承诺绝不主动使用现代知识也绝不盗用先辈诗词。
胎穿有难度,魂穿也可以啊!只要本地户口,只要本地户口,只要本地户口,不求本地车房,给我一个四肢健全头脑痴呆的身体,还你一个四进四出妻妾成群的宅院(。
魂穿没有,开个金手指也可以啊!不管是随身空间还是强化五感又或者是秽土转生这种看...

谈不上物伤其类

其实人民的名义还没看几集(泄露事件后校内资源清光了),然而剧透已经看了小半个月了(:з」∠)_
随着祁同伟往事揭露,知乎上多了很多关于祁同伟的评价。
看着看着,不由难过起来。
祁同伟其人,生得好看,官位不低,我却是不大喜欢他的。单凭他在第二集与他老师在门前谈天,那低眉顺眼恭恭敬敬的样子,就给人以谄媚没骨气的小人印象,也让人对他个人能力的评估大打折扣。
更不用说铺天盖地的剧透告诉了我是他放走丁义珍,谋害陈海。
听说这样的反派结局自杀了,我毫不意外。
他花园锄地,他灵前哭坟,只不过让人对小人行径一词认得更清楚。从他与梁璐对话中得知当年陈岩石陈阳父女资助他上学,屏幕外的我都惊了一下。
恩将仇报啊!狼心狗肺啊!
陈海...

突然想写abo版的雷雨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!
啊啊啊好想搞事啊搞事啊搞起来啊!

靠寮里祈愿拼出了小黑。
抽到了妖狐。
抽到了姑获鸟。
狗升了六星。
32级了。
当晚打斗技碰到三个六星茨木。
去魂八日常翻车了。
抽到了桃花。
达成非酋初级成就。
抽到花鸟卷。
拿到了金鱼姬。sr只差清姬和万年竹。
狗毕业了。
斗技上了四段。
34级了。
认识了37级今后的大佬。那时还在魂八挣扎。
开始每天互相伤害的日常。不再单机。
尬舞四分钟跳过了魂九。
酒吞五星满。
尬舞十分钟跳过了魂十。
魂八老司机。
魂十抱大腿。
百鬼四十片拼出了清姬。
桃花满暴。
雪女脱下雪幽魂穿魍魉。
和41级大佬协同打上了二段。
神龛五星白蛋都抱回来了。
桃花五星满。
雪女大招满技。
打通刀本。
打完全部贪卷出了六星速度。
邀请大佬来我小破寮。
斗技上了五段。
出了六星暴击,...

深夜呓语

关于小寮纪事,由于各方面原因,就暂告一段落了。
居然有人关注,还是蛮开心的。原本只想不负责任地把(三)写完就遁了,在“有人关注我呀好好好我再写一点”的心情下写出了(四)。
如果灵感女神愿意再度造访,那么写到(终)也是有可能的。这个故事的走向,一定程度上我是相当好奇的。写到(四)的时候才发现,文的兼容性还是蛮高的,应该有很多自主发挥的余地。像是还未登场的黑晴明,八百比丘尼或是文中ooc到没边际的晴明,他们的一些想法和举动都会带来新的可能(害怕忘记赶紧写下来)。
嗯……
整个假期的产出就这短短四篇……羞愧到变形。而且还是在假期尾声才开始动笔……
假期的大部分时间借沉迷阴阳师逃离现实,嗯所以很早就有以此为素材...

小寮纪事(四)

四、

“寮里最近是有点拥挤,”发现他转头看向了左边的房间,座敷童子低声解释道:“大家的升星都撞在一起了。尤其是那位大佬要升六星了。”

他还是不大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关系。

那个房间内许多眼睛直直地盯着站在外面的他,目光让他感到钝钝的不舒服。

座敷童子苦恼地揉揉自己额上的角,说道:“我们先走再说吧。你的房间在那一头。”

他只好跟着座敷童子的脚步快步离开这里。

出了拐角,倾泻而下的阳光驱散了适才缠绕的阴暗气息,空气顿时变得清新明净。

“抱歉,我们寮比较小,路也就那么一条,”座敷童子这时才重提刚才的话题,“我想,你总是要经历的,晴明应该不介意我现在讲给你听吧。”

他侧头瞥见了座敷童子平静...

小寮纪事(三)

三、

“妖鬼都是随心所欲,你又为何犹豫不决?本大爷最看不惯你这种人。”

热爱自称本大爷的鬼王的话犹在耳边,感受到鬼使白警惕的眼神,大天狗斟酌了一会,才说:“吾想同白童子说些话,单独。”

一级的鬼使白强硬地对上五星满级的式神:“凭什么?”

“受人之托。”

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,但鬼使白似乎软化了态度。

“那好,我们就在外面等。黑童子。”鬼使白招手,抱着巨大镰刀的一级式神缓缓松开牵着白童子的手,拖着小步伐走向鬼使白。

那个倔强的四星式神仿佛又出现在大天狗面前。

但是不一样了。

大天狗心里清楚,就算同样叫做黑童子。面前的黑童子和曾经的那个,已然不是同一个了。

“你、你想要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