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EOEKDNB24JOO

私人博!悄悄来,悄悄走。
恨意连绵,爱欲无穷

4.4 第二副仙骨 续
从前,在遥远的青丘之国,九尾狐的故乡,有只年幼的小狐狸。小狐狸一直备受宠爱地成长,最大的苦恼是不擅长术法。
一日,小狐狸听到族中最德高望重的祭祀说到,他是个有仙缘的人。
(云显:因为晚晴兄有仙缘庇护,所以天机讲给你听也无妨。
庄晚晴:住口!我不想听,九尾狐并没有九条命!
庄晚晴:还有,先听我说,别插嘴!)
刚刚说到小狐狸得知自己有仙缘,顿时不想练那些劳什子的术法了,只想着天天躺在草坡上晒太阳,暖和和香喷喷的。反正有仙缘,修行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小狐狸的懒散让族中的长辈恨铁不成钢,他们对小狐狸的修炼变得严格苛刻起来。
娇气的小狐狸哪里受得了这种折磨,他一气...

4.3 瞒天过海 续

“仙骨?”云凌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遍,四散的魔气受到主人的感召,顿时收拢回来,蓄势待发。
“呵,不必紧张,”铜台主人轻松地笑了笑,“仙骨自然还是你的仙骨,只是等时机到了,我需要暂时用做他途。”
云凌一脸不信。仙骨还能有什么用途?
“所谓的时机到了,是换骨的时机吗?”他讽刺道。
“且不论换骨乃是青丘秘术,如今已经失传,”仲宜不急不缓地说,“造化天成之物,用在凡人身上,实在浪费啊。“
“什么意思?”
仲宜摇头,随口感叹了一句:“我铜台传承千年,道法之精妙,术衍之万变,哪里比不上九华芝玉二派呢?只可惜自立派起便被天道所忌讳,竟使世人不知我铜台除了御妖招鬼——”
“——...

“一步错,步步错。”表情很淡的那个凌虚说。
“天道不会犯错。”另一个回答道。

4.3 瞒天过海

修真界盛行着这样的说法,三大宗门中,九华派最重天赋根骨,芝玉谷推崇禀性心志,若是既没有不凡的天资,也无出众的心性,不妨去铜台碰碰运气。铜台御妖招鬼,所行之道依凭外力,成为了那些求仙无门之人的理想之地。更有一个既没有被证实,也不曾被铜台澄清的传闻,暗示了逆天改命的两大禁忌之术之一的寄魂术一直被铜台所掌握着。
传闻,千百年前,有位道号易丘客的修士,以平天下不平之事为己任,四处行侠仗义,救死扶伤无数。后来,易丘客惨遭暗算,一个曾经承他恩情的隐士冒死救他于牢笼之中。易丘客重见天日后,被仇家蓄意诬陷而无一人为其辩白。世事之奸险,人心之善变,易丘客心中不平竟因此生出魔念,所到之处血流成...

相传千年前,有位叫做易丘客的修士,来历已不可考了,他少年时曾发下宏愿,要平天下不平之事,为此四处游历,锄奸铲恶。因他实力高强,行侠仗义少有遇阻,拔刀相助过的人数不胜数,他的名声很快传遍到四面八方,时人纷纷盛赞他的义举。一次,他遭人暗算险些丧命,好在附近一个隐士为了报他早年的恩情,深入险境救了他。易丘客养好伤再度入世时,外面早已变了番天地。他被人中伤栽赃,背负莫须有的罪名,百口莫辩又无人为其申冤。易丘客胸怀不平,索性快刀斩乱麻,取了一众贼人性命。谁料幕后另有其人,借此大做文章,毁了他的声名。

4.4 第二副仙骨

“显哥儿?”庄晚晴又叫了一声,他不知自己为何全身疲劳无力,整只狐狸猝不及防地从半空中落下。
 云显想要伸手接住他,却低估了九尾狐本体的庞大,被砸得整个人都埋在了潮湿雪白的狐毛中。
 一人一狐愣是折腾了好一会,直到庄晚晴抬起爪子将云显拎出来,那张狐脸透露出极其生动活泼的表情:“真的是你!”
 云显被拎得有些头晕,湿漉漉的身上沾了不少狐毛。
 “没想到再次相遇是在这种情形下啊。”庄晚晴感叹了一句,神情复杂地往欧阳雁那边看了一眼。
 云显以袖挡雨,对庄晚晴说:“我知道有处山洞可暂时容身,去那里叙旧如何?”
 庄晚晴点头...

太阳和月亮碰了头

忘却录音 二

“儿子,那就是边晨。”父亲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。
黄维裳转头看去。
边氏集团的继承人,小小年纪就从他们黄家口中夺走整个地区业务的商业天才,真人看起来比影像照片中少了几分精明,多了几分生气,尤其是当他对着手里牵着的小男孩低声笑谈时,就像一个穿着打扮略显成熟的邻家大哥哥。
“看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黄维裳咕哝着。
父亲爽朗地笑了一声,拍着他的头说:“好小子,这份勇气可要一直保留下去啊。”
“老爸就知道吓唬人。”黄维裳灵巧地躲过他父亲的大手,肉肉的手指朝着那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问:“他又是谁啊?”
“这个呀,”父亲带着一种八卦的口气说道:“他们家前不久才领回去的私生子呢,他爸给他取了个名字,...

4.2 羊倌 下

重重堆垒的乌云不知何时遮蔽了天光。
一双织锦缠花靴踩过鲜嫩的草丛,惊动了觅食的白色山羊。不远处靠着树干歇息的羊倌因此从午后惬意的梦中苏醒,漠然地看了看出现在此处的劲装女子,又抬头看了一眼阴沉天色。
“老翁,你可曾注意到有人从这里路过?”她如此问道。
羊倌回答:“老朽只负责看顾这些畜生,没有在意旁的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捡起了地上的荆条。
眼见雨水将至,为了避免羊群因淋雨生病,羊倌需要把羊群驱赶回圈栏,自然没空搭理这位不速之客。
她皱起了英气的眉,知道自己这番追踪定是空手而归了。云凌狡诈机变,故布疑阵引她入了歧路,本尊却早已消失无踪。
被云凌愚弄的泄气感在心上停留了片刻,她便重新打起精神。...

4.X 圣而不可知谓之神